新华社北京5月26日电 (国际观察)拉美部分国家局势动荡的三大启示

  新华社记者陈瑶 冯俊扬

  今年以来,委内瑞拉、巴西等一些拉美国家政局动荡,抗议活动不断,朝野冲突加剧,执政压力骤增,引起国际社会高度关注。

  专家指出,拉美部分国家出现新一轮政治和社会震荡,反映出它们在发展中面临一系列深层次问题,需要深刻反思和大力改革。其中有三点启示值得关注:成功执政关键在于保持经济平稳发展,西式民主并非消除腐败的万能药,执政党不能忽视自身建设。

  经济发展是执政基础

  专家认为,造成部分拉美国家政局震荡的原因很复杂,其中一个重要因素是经济发展模式左右摇摆,缺乏长期战略规划,一旦遭遇全球经济的周期性衰退便无力应对,造成国民经济下滑,多年发展成果付诸东流。

  大部分拉美国家在上世纪90年代实行新自由主义的经济发展模式,结果造成金融危机频发,贫富差距拉大。本世纪初,随着拉美左翼力量上台执政,许多拉美左翼政府实行注重民众福利的经济政策。但由于这些政策对市场机制造成了扭曲,因此在改善中下阶层民众生活的同时也对经济造成了负面影响。在此背景下,近来拉美多个国家右翼政党上台执政,又开始重拾新自由主义模式。

 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拉美所副所长孙岩峰指出,经济发展模式左右摇摆,没有长期稳定的路径,这是部分拉美国家出现政局动荡和经济发展受挫的重要原因。

  中国社科院巴西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周志伟说,作为发展中经济体,拉美在发展过程中面临产业升级的挑战。一些严重依赖大宗商品出口的拉美国家缺乏壮士断腕的改革勇气,难以摆脱对资源型经济模式的依赖,经济结构单一的问题迟迟无法解决。一旦国际市场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下跌,国民经济就迅速失去支撑。

  西式民主难根除腐败

  近年来,不少拉美国家都出现了严重的政坛内乱和腐败问题,曾被认为是“西方制度试验田”的拉美遇到了深层次结构性问题。

  孙岩峰指出,当年拉美国家从军政府向民选政府转型是比较成功的典范,但近年来出现的一系列乱局说明,部分拉美国家始终没有找到适合本国国情的发展道路。由于文化、宗教、殖民历史等各种因素,西方的政治体制移植到拉美的土壤后出现“水土不服”。即使像巴西这样完全模仿西方民主体制的国家,依然发生一系列重大腐败案件。现行的政治体制无法遏制腐败蔓延,大规模罢工和游行则加剧了国家的混乱局面。

  周志伟认为,在西式民主体制下,拉美主要国家都存在政党碎片化的问题。在此情况下,任何政党要实现执政目标必须联合众多中小党派形成执政联盟,这使得政权缺乏稳定性。在经济社会形势较好时,执政联盟一般能够保持稳定。而一旦经济遭遇危机,社会矛盾激化,执政联盟就容易瓦解。巴西前总统罗塞夫被弹劾下台的过程清楚地证明了这一点。

  执政党忽视自身建设

  专家强调,拉美一些国家的执政党长期忽视自身建设,因而在面对重大挑战时失去了凝聚力和战斗力。

  首先,缺乏强有力的组织和制度建设,没有长期执政的纲领和制度安排。拉美许多政党缺乏强有力的组织能力,制度建设松松垮垮。在一些拉美国家,政党仅仅被视为竞选工具,一些政党甚至在竞选结束后就解散了,下次竞选再重新组合。还有一些政党更多依靠领导人的个人魅力而非机制建设,一旦富有魅力的领导人退出政治舞台,其所在政党的凝聚力就会迅速丧失。

  其次,缺乏强大的自我反省和纠错能力。一些拉美国家的政党上台后治党不严,无法有效解决党内腐败问题,只有在反对党的压力下,甚至在失去政权后才会进行深刻反省。

  再次,缺乏将远大理想和现实目标结合起来的机制。一些拉美国家政党制定的政策目标过于宏大,有的又过于琐碎,没有将长期战略规划和解决实际问题的政策有效结合起来。

  不少拉美专家认为,拉美政党应向中国共产党学习党建的成功经验,努力将自己打造成能够承担领导国家治理和建设重任的坚强力量。

  巴西中国和亚太问题研究所所长塞韦里诺·卡布拉尔指出,在中国发展过程中,中共的强有力领导发挥了决定性作用,否则中国的发展不可能如此迅速。

  国际问题专家表示,拉美国家如果能认真总结教训,汲取其他国家的成功经验,就有可能走出困境,踏上持久稳定和繁荣之路。 责任编辑:陈忱

相关报道: